剧情简介

《好女孩第二季》 - 坏女孩第二季分集剧情NBC宣布续订新剧《#好女孩#GoodGirls》第二季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更新至03集

    耶路撒冷地

  • 更新至03集

    成瘾剂量第一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我的妈啊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美国恐怖故事:双面第十季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犯罪现场调查:维加斯第一季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家庭经济学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1集

    孤叶三娇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伸冤人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02集

    永乐大帝

  • 更新至04集

    科曼先生第一季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奥卡菲娜是来自皇后区的诺拉第二季

  • 更新至01集

    法律与秩序:组织犯罪第二季

现在社会上有孝心有爱心的好女孩多 还是物质女 虚荣拜金的女人多?

晚上,当孙少安在自己的那个小土窑里睡着以后,孙玉厚老汉还大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窑顶。老汉睡不着,爬起来点着一锅旱烟,坐在炕上吧嗒吧嗒地抽着。少安他妈欠起身子,问丈夫:“怎啦?”“不怎……你睡你的。”孙玉厚继续抽着旱烟。后炕头上,老母亲在睡梦中发出一阵阵呻吟——唉,老人浑身都是病,睡梦中都是疼痛的……孙玉厚仍然想着给孙少安娶媳妇的事。他现在越来越感到太对不起儿子了。人家的儿子到这般年龄,都已经有了娃娃,可少安至今还单身一人。二十三岁,对公家人来说,还不算大;可一个农民,岁数已经到山梁上了。再不抓紧,眼看着就误了娃娃一辈子的大事。不行!得赶紧办这件事。出财礼就出财礼!他在六○年那么困难的时候,都给玉亭娶了媳妇,而今他为什么不能给少安娶媳妇呢?他发现他年纪的确大了,已经丧失尽了魄力。他现在应该重新鼓起劲来,打闹着也要给儿子娶媳妇!他盘腿坐在炕上,一边抽烟,一边想他得赶紧出动——甚至都等不得天明了。他一夜没有合眼。第二天早晨,他先没忙着出山,一个人心急火燎地去了他弟玉亭家。他昨夜盘算:玉亭去冬今春在公社的农田基建工地上负责,各村基建队来了不少女娃娃,玉亭大概都认识,说不定里面有比较合适的,看能不能给他提供个线索,他好再央人去说媒。他在玉亭和贺凤英出山之前,进了他从前居住过的这个院落。自从他搬出这里以后,没事他很少再来这里。现在他看见玉亭两口子把这院地方住得象庙坪那座破庙一般败落,连墙都倒塌了,心里忍不住咒骂这两个败家子:什么懒东西!把好好一个地方弄得象驴圈一样。他进了玉亭家的门,窑里黑咕隆咚,弥漫着湿柴烧出的死烟,呛得他咳嗽起来。唉!当年他住在这窑洞的时候,尽管穷得没什么摆设,但少安妈收拾得汤清水利,亮亮堂堂的,这现在完全成了个黑山水洞!玉亭凤英见大哥一清早上门,不知他有什么事,都瞪大眼看着他。他刚坐在炕边上,玉亭的三个孩子一扑围上来,在他身上连摸带掏,看能不能搜寻一点吃的东西。孙玉厚除过旱烟,身上什么也没有,几个孩子失望地离开了他,跑到炕崖下的一堆烂被褥中间厮打去了。玉亭问他哥:“有什么事哩?”“什么事也没。”孙玉厚开始用烟锅在烟布袋里挖旱烟。孙玉亭也乘机掏出自己的烟锅,在他哥的烟布袋里挖了一锅。孙玉厚干脆把烟袋递给他,让玉亭给自己的烟布袋倒了一大半。“冬天公社在咱村会战时,各村来的那些民工你大概都能认识哩?”玉厚问玉亭。玉亭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哥,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,就说:“大部分都认识。”“那些女娃娃你认识不认识?”玉亭更奇怪了,一时不知怎说是好。正在锅台上切南瓜的贺凤英,听见这话,敏感地放下切菜刀,支棱起耳朵听这两个人说话。“你看那些女娃娃中间,有没有合适给少安说个媳妇的?”孙玉厚接着就把话说明了。“噢!”孙玉亭几乎要笑了。他原来以为他哥听见外面有传他和外村女娃娃有不正经关系,才这样盘问他哩,他在这一刹那间很紧张,他生怕他哥当着贺凤英的面说出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来,让他下不了台。原来是这!孙玉亭轻松地抽了一口烟,说:“合适的多着哩!恐怕就是财礼你出不起!”“财礼先撂过别说。你先就说哪个村谁家的女娃娃合适一些?咱这光景也不挑高,可以一些的行了。”“财礼怎能撂过不说呢?只要掏得起财礼,少安这样的后生,里面要挑谁就是谁!”玉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。孙玉厚在心里说:哼!当年我为你娶媳妇,借下一河滩帐债我也没心松。现在我给我儿子娶媳妇,那怕把我这把老骨头卖了都心甘情愿!你现在有家了,看把你张狂的!不过,他压住满肚子的不高兴,对弟弟说:“不管怎样,少安年纪也不小了。人到了年龄,这件事就要考虑。至于财礼钱,到时再向村里人转着借吧。当年你们过事情,还不是借别人的吗?受几年熬煎也就把帐债还了。”孙玉厚忍不住提了点往事。



影片评论



Copyright © 2008-2018